--> 昙花一现 - 北京自控设备有限公司
产品搜索
搜索
联系客服
 客服二
 客服一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王经理:13701077982
微信号:13701077982
website qrcode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

您所在城市天气—我的关注

昙花一现

有些草木,总让人有种落泪的冲动,昙花,便属于这样的草木。

昙花开在深夜,花期短暂,仅仅一两个时辰。她用尽了一生,等候到地老天荒,海枯石烂了,才换来那短暂的盛放。就像没有人会不希望青春永驻,韶华永在,也没有一种花会不希望自己的容颜可以永远不再老去。

可昙花是决绝的,执着的,也同样是倔强的,疼痛的。一生,只盛放一次,而一次,仅仅几个时辰。一生多么短暂,只是那几个时辰的鲜衣怒马,风华璀璨,一生又何其漫长,漫长到几乎都是天寒地冻,黯淡岑寂的时光,看不到光明,就连开放,都是在黑夜里。

想起昙花,总是想到执着,孤绝,冷傲,疼痛,血泪,这样的字眼,昙花天生也是带着这些字眼里的气息的。明明是一种看起来素白娇嫩的花,可是却有着如此冷冽,如此义无反顾的气质,仿佛一位瘦弱的白衣女子,站在寒风里,站在大雪纷飞的夜里,目光坚定,尽是肃冷的无畏,内心全无一点娇弱,她在凌霜傲雪,她在黑夜里等候一个人,等候一个,足以让她瘦弱的肩膀可以在风雪里为自己撑起一片明媚的天地的人。

昙花不是梅花,可是昙花有梅花的傲骨,大概这世间的草木又是灵性相通的。梅花最是孤绝,最是冷寂,最是义无反顾,独自在冰雪里,承受着风刀霜剑的摧残,可她心中仍然一片凛然,只愿意独自开在寒风中,开出自己的绝代风华。昙花也是这样的草木,开在寂静的黑夜里,哪怕孤身一人,哪怕周围什么都没有,她还是那样开着。也许,她是在为一个人,只为一个人开着,也许,她只开给自己看。有些许孤芳自赏的傲骨,却恰到好处地让人惊羡,这株草木,竟然有人的性情与气魄。

人说昙花一现,是说那刹那间的芳华,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,不可旷日持久。可也正是这份短暂的风华让昙花留在了永恒,所谓“永恒在一刹那间收藏”便是如此。昙花之美,因为短暂,所以更浓烈更璀璨更让人难以忘记了,像烟花。烟花也是开在黑夜里,绽放一瞬间的韶华,或许烟花更决绝,她只有刹那,也只要刹那的风光,过后是一地的灰烬也无怨无悔。一地的余灰虽然有些凄凉,可是那也昭示着曾经盛大的,灿然的怒放。一生中,有过那么一次开放也就够了,哪怕是仅有的一次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昙花的执着,昙花的孤绝,是与人间情爱有关的。那短暂而绚烂的爱情,那深情而悲情的爱情,就是昙花,一生的开放,只为了一个人。所有的爱,所有的情,都只为了一个人,不管结果,不问对错,就是那么一直爱着,等着,最后为他盛放,哪怕。哪怕他途径了她的盛放,依旧转身离去,哪怕他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,哪怕他不是归人,只是个过客,她也要在他必经的路口,与他结下一次相逢的缘分。

想起《胭脂扣》中的如花,她遇到了十三少,从此便只为他绽放。可是“如梦如幻月,若即若离花。”她与他的结局,早就暗藏在了这副对联中,再深切,再刻骨的爱,在一个风尘女子和一个富家少爷的面前也只能如梦似幻,是若即若离的美感。如花虽为风尘女子,但是她却情系十三少,为他情根深种,无法自拔。都说风尘女子的心不会永远为一个人而守候,她们的人生也不允许她们将自己倾心交付给一个人,因为来往风尘之地的男子大多是相同的,可以给她们一时的温柔,却给不了一世的缱绻,所以大多数的风尘女子也不会更不愿轻易相信自己可以得遇良人,给自己一生的安稳。风尘女子的爱情,像一场赌局,她们押上所有,可大多数的结局却是输掉了所有,血本无归,因为害怕最终一无所有,所以那些风尘女子宁愿将心尘封,为每一个男子笑靥如花,也不愿只为一个男子绽放韶华。如花似乎是一个例外,身在风尘里,心却在风尘外,不怕输到一无所有,血本无归。她相信一生一世的爱情,她相信十三少就是她今生的**,所以她痴情不改地爱着他,一生,只为了他,为他殉情,为他在阴间孤魂游离五十载,虽然最终他负了她,可她毕竟是等了他一生啊,一生只爱着他一个人,像昙花一样,一生只开一次。

多少人的心底,都永远的藏着那么一个人,一生都忘不掉,割舍不了。也许是年少时的初相逢,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了最美好的那个人,也许是惊鸿一瞥的那个人,更也许,是那个年深日久,慢慢地住进了你的心里的那个人。总有这么一个人,永远地留在了心底深处,成了心头再也抹不去的一道伤痕,比朱砂更红,比月光更白,比地老天荒更久远,比沧海桑田更沧绝,那昙花一现的爱情,就那样,以最灿烂,最耀眼,最刺人眼眸的姿态盛放在最鲜亮的岁月里,再也忘不掉了,因为忘记他,莫若忘记你自己。

哪怕有缘无份,哪怕此后海角天涯,不相往来,可他依旧在你的心中,再也走不出去。人生里**次的爱情哪会有什么完美的结局呢?大多数不过是昙花一现的温柔,留下些许的遗憾与疼痛,这样,在以后的岁月里,才有岁月可以回首,才有深情可以到白头。

那份被深深掩埋在心中,见不到光亮的感情,也是有着昙花的气质的。一生,藏在心里藏了一生,只有自己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,因为得不到,才有那么刻骨的感觉。这一生,终究还是有着那么一个人,白衣黑裤,素颜冷心,一直站在你的身后,告诉你他不会离去,可当你转身回首的时候却抓不到任何的真实,那看似近在咫尺的距离,实则隔了万水千山,是触摸不到的真实。那个人只能留在心中,终其一生,想着,念着,始终在心中。这多么像昙花啊,一生都在为一个人守候,开过一次后就再也不开放了。有些爱情,就是这样的短暂,短暂而悲戚,有些人,也就是这样深情又薄情,盛放时那么短暂,迫不及待地就萎落了,余生的光阴只能在回忆里,去祭奠曾经的一切。

梁羽生说:“绛草凝珠,昙花隔雾,江湖儿女缘多悟。”爱情,多半是这样曼妙的飘渺才会有疼痛的美感,才会有华丽的凄凉。《红楼梦》中的绛珠仙草,为了还神瑛侍者的泪而一生追随,林黛玉一生只爱了贾宝玉一个人。他们也曾有过昙花般美丽盛大的开放,可是花期却异常短暂,他们的爱情也是昙花式的,只有一瞬间的美丽,却也留住了永恒。潇湘妃子魂归离恨天,在另一个世界里依旧痴心不改地为他守候,怡红公子剪断青丝,在青灯古佛的光影里看到了他们的前世今生。爱是禅,你是佛。她是他一生参不透的禅,悟不了的佛。

陆小曼,一个罂粟花一般的女子,却有着昙花般短暂又永恒的爱情。她一生的爱情只为徐志摩开放,尽管曾经嫁于王庚,可王庚不是那个能够浇灌她爱情之花的男子,只有徐志摩才是她穷尽一生的守候。她和徐在众多人的谩骂声中结合,家人不理解,社会不接受,老师谴责,朋友诟病,他们的爱情可谓是踏着荆棘,可是纵然被刺出满身鲜血也还是要盛放,像昙花一样盛放出最动人的光华。徐志摩给了陆小曼一场璀璨的爱情,一场,像昙花一样,热烈然而岑寂的爱情,美好的光阴就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年。徐志摩死后,陆小曼冷心缠绕,哪怕外界流言不堪入耳,哪怕声声都是似血的逼问与苛责,她始终沉默不言。前半生是极尽了奢华与绮丽,后半生则是素衣裹身,寡淡沉静。她为徐志摩褪去华服,身着素衣,尽管年华灿烂,也没有想过再嫁,徐志摩死了,就将她的爱情一并带走了,她宁愿对着徐志摩的像一生陪伴,哪怕没有言语。

陆小曼的爱情像昙花一样,短暂开放过一次之后便是**的岑寂。昙花一现的美丽与哀愁,永恒岑寂的孤独与冷寂,都是那朵朵昙花的诱人芳香。明明是让人落泪的凄凉,可是美到让人不能自已,昙花的美,天生是悲情的,却也是让人无从拒绝,无从遗忘的美。

多少红尘往事,不过是刹那的芳华,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绝美,留待后来孤独的岁月里深情地守望与回归。

我写的,不是真正昙花,却也是真正的昙花。我写的,是那些沾染了昙花气质的人与事物,那也是那株叫做昙花的草木,像阿难一样,在石桥上经受了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淋。一千五百年,是他在人世的一次轮回,一生的时光换来了当年与他错过的女子从那石桥上走过。


文章分类: 企业文化
分享到: